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184|清平岁月(14)三合一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林木儿 16295 2019-10-24 15:59

  一秒记住【89小说网 www.txt8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平岁月(14)

  守灵昼夜不睡那也不可能, 老太太叫传了话来,说孩子们都年纪小, 别熬坏了身体。说了, 巳时初来,申时末走。夜里轮换着守夜就行。

  丧事再简单, 也得七天才成。

  而守灵这事, 非长辈发话不可。

  时间一规定, 就比较容易接受了。大致时间是早上九点开始, 下午五点结束。每天早上来, 这边准备了早饭, 先就座吃饭, 这吃完饭差不多大半个时辰就耽搁了。五点要走, 那差不多四点就得停下来,也得吃饭。这中间还有一顿午饭。所以,真正在那里跪着的时候不多。年龄偏小还不懂事的, 也没人拘着, 反倒是吃吃喝喝的尽够,从没有人呵斥。如此一来,族人反倒是爱来了。

  这庄子是盖在半山腰的, 但是刚进庄子不是没有房子。那游廊后面, 也散着一些院落。如今男一边女一边,不用守灵的但却愿意来的,就在里面呆着。里面暖意融融,说着话喝着小酒, 女人那边还带着针线来。不仅省了自家的吃的,还把柴炭钱给省下了。

  每日过来杂粮馒头吃着,骨头汤喝着,也从来没人表示出嫌弃,他们就觉得凑这样的热闹,给金家二房这样的脸面挺好的。

  大房那边当然来吊唁,寥氏被拘着没来。那边的没有大儿媳妇,一直叫那个小寥氏不妻不妾的那么着呆着。如今寥氏不能来,小寥氏更不能来了。只二房的连氏带着,每日过来上一炷香。

  林雨桐也算是把这些堂妯娌见了一遍,初初看了一遍,一个比一个的精明。那眼珠子,活泛的很。也就是连氏瞧着本分,还有那个老几家的……老七家的说话听着还有些分寸。也不知道这大房的媳妇都是怎么挑出来。

  “都是寥氏和那边的亲娘给挑出来的。”在林雨桐去跟老太太说着一天的事的时候,老太太轻哼一声,是这么说的。

  对这些林雨桐也不感兴趣,谁挑出来的也就那个样儿了。如今金济本家那边的子孙倒是不如这边繁茂,这两天听了不少闲话,说是过继出去的第三代能回本宗。

  按着算,好似到了金济那一代,跟老侯爷这边的关系,是第五代了。跟那边早出了五服了。既然出了五服了,那要求归本宗也就是说要跟文定侯这边分开关系。

  这事只要金济答应,那也随意。

  林雨桐过来想跟老太太说的是,“去接姑母的这都去了好几天了,估计姑母要携家带口的来了。估摸着,也就这一两天的事,明儿您去看看准备好的院子,看看还有哪里没收拾好,再叫人拾掇也来得及。”

  老太太知道这是客气话。库房里有什么,尽着给用便是了。她摆摆手,“你的眼光是比我要好的,你布置的,哪有谁不满意。”

  平时还看不出来,这一到事上就显出能耐了。也没多少人可用,可这丧事愣是办的头头是道。这一点,小徐氏都不成。这里毕竟不是侯府,都是乡里巴人。这既得办的不落了大户人家的名声,又得不叫乡下族人感觉隔阂不适应,那这顾忌照顾的地方就多了。只从一天比一天来奔丧的人多少上就能看出来,她这事办的漂亮。

  能端得起架子当奶奶,也放的下身段去结交……这种媳妇不是徐氏找来的,而是金家的运道撞回来的。

  老太太就喜欢这个孙媳妇,叫了在身边坐了,“你来回我,必不是只为这一件事的。”

  林雨桐挨着坐着,也顺嘴就吃了两块糕点,“是珅哥儿的婚事,我想把珅哥儿和岚姐儿的婚事重提。”

  老太太一愣,认真的看了林雨桐两眼,见她眼睛清亮,带着几分问询的意思,她心里就一叹。她其实还是想亲上做亲的。

  闺女那边的日子,没个帮衬的不成。姑爷那边早年跟族亲翻脸了,这些年关系也没能修复。因着外孙女的事,自家闺女愣是不上娘家的门。这就使得越发没个助力。如今她也是当祖母的人了,两个儿子也都成亲了,孙子孙女也好几个。如今能没僵着真就跟着来,说明年纪大了,也算是懂事了,知道没人帮衬的难处了。

  老太太是吸取教训,看了再看,才心里定下四房的珅哥儿。

  长的普通,性情普通,好在宽厚温和,这是极好的人选,再选是绝对不会选错的。

  在老四走的时候,她给了老四一封信叫他转交给自家那孽障闺女,话里也提了这个意思,是想叫她来看看,观察个一年半载的,若是行再定,若是不行,再不提。

  没想到老四媳妇会想着重提旧事。

  林雨桐是真不知道老太太的打算的,这会子见老太太沉吟,她就道:“抛开别的不谈,只说人。咱们这样的日子,容不下单纯的人过。祸福总在一瞬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说到就到了。靠着以前的交情,找个谁家的庶女谁家的养女也行……可这样的姑娘,经得起富贵,经不起贫寒祸凶。小门小户家的闺女,安分的日子能过,可若是将来……高门大户对她们是祸不是福。怎么选都是叫人家孩子捆着手脚过日子,倒是不如岚姐儿,人间至尊的富贵她见过,人间最苦最惨烈的事她经过。她懂得珍惜,也能在祸福世事里坦然安身。所以,老太太,我觉得她很好。”

  这叫老太太怎么说话?

  林雨桐把娶媳妇的标准订在那里了,自家闺女的孙女能像是她要求的那般吗?

  做不到的!

  这过日子,是过两口子,也是过婆媳。婆婆不满意,便是婚事成了,又能指望孩子过的有多好?

  她叹了一声,只回了一句:“孩子的婚事,你们做父母的做主,我是不管的。”

  林雨桐觉得老太太的态度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起身告辞的时候还回了一句:“那就这么定下来了。今儿我就把岚姐儿挪过去跟璇姐儿一块住着吧。”

  这几天,都是叫金双和金伞过来跟岚姐儿作伴的。

  老太太点头:“去吧!我乏了。”

  文岚儿也没多少东西,府里准备了什么她就用什么,一说搬家,两个丫头一个包了衣服,一个帮着拿了被褥,再叫个铺子把木盆毛巾等物拿了,这就算是把家搬完了。

  这突然的变故,文岚儿知道是为了什么。

  她的心一边忐忑着,一边又期盼着,然后一脚踏进了属于四房的地方。

  白氏看到文岚儿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矜持的笑了笑。

  林雨桐眉头微皱,怕是小徐氏跟白氏说了文氏的事了,要不然,白氏为何见到岚姐儿是这个反应。她有点明白琨哥儿对媳妇的态度了,她受大房的影响太深。当然了,她只怕也觉得愿意跟她分享秘密的徐氏才是亲人,可自己这个婆婆,却没跟她提过半句。自己何止没跟她提过,便是琨哥儿都不曾提及。她知道了,却觉得琨哥儿知道,也不曾告诉琨哥儿。这夫妻处的……林雨桐也不由的摇头。

  她以前从来不拘着白氏跟小徐氏姚氏亲近,毕竟一个家里出来的,徐家又养了白氏,真要是疏远了,这才不正常。可如果小徐氏想通过白氏把手伸到四房来,这边有点啥事都被白氏说出去,那这事大概齐就不能这么算了。

  她伸出手,叫岚姐儿到身边来,“以后你跟璇姐儿一处,你是做姐姐的,也是做嫂嫂的,她若是做错了,你只管说她。”

  岚姐儿不可置信的看向林雨桐,像是要求证什么。林雨桐只拍了拍她的手,含笑点头。屋里的丫头们也各个捂嘴而笑,笑了又觉得正在办丧事,人家死的是姑姑,如今且不是笑的时候。

  岚姐儿低下头,掩下眼里的泪意。然后嘴角却止不住的翘起,露出几分笑意。

  白氏看着被婆婆拉着手的文岚儿,默默的朝后退了退。心里有些复杂,她一直觉得,婆婆其实还是很喜欢她的,甚至可以说疼她疼的很。因着怀着孩子,哪怕是在回老家的路上,也没受多少苦。可跟文岚儿比起来,白氏觉得,好似对自己的喜欢也没那么多吧。细细分辨的话,她觉得,大概那不是喜欢,而是照顾。比较照顾自己这个孕妇……

  没由来的,心里无措了起来。她完全不知道她是哪里做错了。相公已经有几日没同她说话了,婆婆也不似以前那般亲近……跟小姑子……好似从来没有太亲近过。也就是路上相伴了一路,有些情分罢了。

  她看着岚姐儿迅速的融入这个家里,跟金双她们一起摆饭,有那么一瞬,她竟是觉得跟这个家格格不入起来。

  饭才摆好,那边哥仨回来了。

  琨哥儿搓着手,珅哥儿搓着耳朵,只琪哥儿包裹的跟只小熊似得,跟在后面蹦跶着进来。

  三人进来都喊娘,琪哥儿还道:“爹明儿能回来吗?我瞧着天又是像要下雪,这困在路上可怎么办。”

  “今儿下不了。”林雨桐这几天天天注意着天气,“后天再不回来,就有点悬了。”

  说着话,兄弟三个将大衣服脱了,几个人这才注意到岚姐儿。

  看到岚姐儿在,两人都戏谑的看珅哥儿,珅哥儿先是红了脸,马上又大大方方的叫人看,还道:“表妹住过来了?喜欢吃什么跟双姐姐说,她的手艺最好。”

  金双捂嘴就笑,“是!我的三少爷,您的吩咐我听着呢。”

  文岚儿抿嘴一笑,应了一声,招呼琨哥儿,“二表哥坐呀。”

  金启珅也顺着文岚儿的话,也让他哥,“哥你先坐。”

  金启琨左右看看,不由的会心一笑,弟弟这也是成人了。

  吃完饭,依次都离开,只剩下琨哥儿两口子的时候,林雨桐就说白氏,“这几天不用去老太太那边了,今儿我已经跟老太太说过了。院子里不能不留人照看,你就留下吧。”

  白氏应了一声是,再没别的话。

  金启琨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但在林雨桐面前,一个字都没说。他起身告辞,“娘,您早点歇着。外面有我跟三伯支应,您安心睡吧。若是睡不安稳,叫三弟在书房歇着给您作伴。”

  林雨桐嫌她啰嗦,“赶紧回去泡个澡,换身衣裳,晚上也睡一睡,别硬扛着。”

  那边琨哥儿带着白氏回了屋,白氏赶紧叫婆子要热水给琨哥儿洗漱,“娘已经叫人把吃的备下送过去了,夜里饿了就吃点。”

  琨哥儿看了白氏一眼,没有来的生气,你还知道吃的是娘叫人备下的。你要是肯操心我的事,娘又何必操心已经成亲的儿子的衣食住行?他没动地方,反问道:“这个家里,你是觉得跟谁最亲近?”

  白氏愣了一下,“我嫁给夫君,自然是夫君最亲近。”

  琨哥儿摇头:“我看未必。跟我最亲近?我前一晚看了什么游记,第二天大伯母就找人跟我借,说你昨晚已经看过了,暂时应是不用了,留给我慢慢看吧。白氏,你若是想回徐家……我送你回去也不是不可。这孩子生不生完全在你……你乐意生,你就生下来给我留下,奔着你的富贵去。你不乐意生,那便不生……横竖谁也不能挡了你的富贵路。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说完,也不梳洗,直接就出去了。

  白氏摇摇欲坠,几乎是站立不住,她不明白,丈夫说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他读了哪本书,这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大伯母也不过是关心的问问,自己就顺嘴说了,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吗?

  琨哥儿摔门而去,这事林雨桐知道,但她躺在被窝里没动地方。这孩子不是不懂道理,行事也不暴躁冲动,他这么做,必是白氏做了什么叫她无法容忍的事。

  且看看吧!看看再说。

  结果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就不见白氏,叫金双去看,金双回来说,大少奶奶像是不舒坦,躺着还没起呢。

  怀孕的孕妇,林雨桐还是去看了看。白氏挣扎着要起来,林雨桐一把给摁住了,手搭在她的手腕上,脉象就已经清楚了。

  没有大碍,也不到起不了身的地步,就是思虑过多,神思俱疲。

  林雨桐啥话也没说,脸上却一副了然,淡淡的道:“那你就歇着吧。别的都不用管了……”只留了金双在家里,照管院子。

  除了白氏的屋子,她又吩咐金双,“以后也不用二少奶奶去正屋吃饭了,按时给二少奶奶送过来……另外,二少奶奶身子不适,又是双身子的人,可不许由着她出来……不管什么人什么事也都别打搅到二少奶奶,一定得叫她安心的修养。记着了吗?”

  金双和金伞对视一眼,都不敢嬉笑,正色的应下来。

  里面的白氏蹭的一下坐起来:婆婆这是将自己给禁足了?

  怎么会呢?

  自从怀了孩子,婆婆对她有多照顾,只有她体会最深。这说明什么?说明公公婆婆对这个孩子很重视。可如今……又是什么意思呢?

  金伞跟金双嘀咕:“少奶奶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看看村里那些有孕的妇人,哪个不是伺候啥都干。家里家外就不算了,还得伺候婆婆,晚上给婆婆洗脚,早上给婆婆倒尿盆。一个不如意,这拳头就上来了。可少奶奶呢,家里谁都护着。便是璇姐儿,都得靠后一步。有啥好吃的,紧着她吃。可她呢?把娘留给琨少爷的点心,分了一半给大房送去了。我怕琨少爷回来不够吃,给书房的炉子窑里放了两个酸菜包子热着。这些事我都没敢叫娘知道……从来没见过这么吃里扒外的媳妇。”

  金双‘嘘’了一声,“少说两句,这话以后再不可提。”

  金伞皱眉:“你说少奶奶也不是糊涂人,怎么办起事来这般糊涂?”

  金双心道:就是对她太好了!

  林雨桐知道,白氏是被徐家养偏了。只看小徐氏现在养义女的架势,就知道徐家自来是怎么养养女的。养这些孩子,打小教给她们的便是以徐家为重,以徐家为先。她们生来到死去都还不完徐家的恩情。

  若是白氏不为宗妇,若是像是侯府一般,几房人都靠着长房过日子,白氏这样媳妇,能叫她这一房在家里过的很滋润。所以,这个媳妇不能说就选错了。但是,如今情形变了,不能说哪一房非得巴着哪一房过日子了,白氏这种在现在看着,就有点吃里扒外了。

  而且,白氏太不长心眼了。那边大爷是长房,大少爷也是在下一辈里排在最前面的。到了下一辈,姚氏还没怀上呢,你这边肚子却养的挺好。那边小徐氏心里越是想给儿子留后,越是觉得你这个肚子叫人不舒服。

  她那是个惯常爱小算计的妇人,可有些事非自己去悟,否则谁说都没用,还会枉做小人。

  金启琨在外面应差,琪哥儿跑过去低声跟他低声把事情说了,他年纪虽小,可也是侯府出来的,徐氏就曾经叫孙氏在院子里养身体,大家都说那是禁足。如今一听说叫嫂子养身体,就明白,娘这是生气了。

  金启琨听了个来龙去脉,气的火气直往上冒:两口子有事,可以再沟通。你装着起不了身这是想拿捏谁?

  压根就没管!

  不仅没管,当天晚上也没回屋去睡,直接去了珅哥儿屋里,哥俩作伴去了。

  林雨桐知道这事,同样没去管。

  白氏的心里真有点凉,也有点怕了。说到底,这是因为自己跟大房走的近了吗?

  她从来不是个笨人,可知道了四房的忌讳,她才越发的害怕了。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徐家……选了丈夫,自己背后就再也没有靠山。选了徐家,自己又剩下什么呢?

  这一晚上,她辗转难眠,第二天倒是睡的昏昏沉沉。

  林雨桐没注意大儿媳的动静,因为四爷今儿就回来了。一大早叫人在锅里熬着驱寒的汤药,又准备饭食,还有客院那边,都收拾妥当了,今儿家里有客人要来。

  一大早的,就忙的滴溜溜转。

  而四爷一行人,在临近中午的时候过了镇子,朝文定山行来。

  进了村子,村子比往常要安静,全然不见炊烟。金氏隔着车帘朝外看,然后将依偎着她的孩子搂的更紧。

  庄子一点一点的近了,远远的能听到哀乐声。她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叫侄儿:“老四……老四……”

  四爷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过去安抚道:“姑母放心,老太太康健。只是我家二嫂,我之前跟您说过,身子不好有些日子了。怕是没熬过去。”

  金氏先是面色一松,说了一句:“那就好!”说完觉得这么说不对,忙道:“年轻轻的,可怜见的,也是个命薄之人。”

  四爷说了一声是,就见庄子上已经有人迎了过来,乌泱泱的不少的族人。

  一家子女眷,除了守在灵堂的,其他人,像是林雨桐她们三个妯娌和徐氏,都陪着老太太等在门口。老太太急切的,看着缓缓靠近的车队,眼里有泪光闪烁。

  近了近了,车马在庄子里停下来,人后有人从车上下来。

  林雨桐远远的能看见四爷的身影,她指给老太太看,“那个就是姑母吧。”

  老太太看不太清楚,但还是不停的点头,“八成就是了!八成就是了。”

  再近些,老太太就再也忍不住了,不要谁扶,自己就奔着闺女而去。林雨桐赶紧跟过去,看这个姑太太,竟是个比老太太瞧着还老相的老妇人。

  想来,这些年一个寡妇带着儿子过的有多艰难。

  母女俩隔得远远的,都住脚了。金氏‘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这些年的委屈,这些年的愤恨,一股脑的都宣泄出来。

  老太太是愧疚,是心疼,倒是先迈开脚,把老闺女搂在怀里,一下一下的摩挲着,安抚着。

  天阴沉沉的,风比之前还大了。徐氏先受不住了,看林雨桐。

  林雨桐过去一手一个将人扶起来,“老太太,姑母既然来了,往后且有团聚的时日。您看,这您外孙,曾外孙可都站着了,怪冷的。且不忙着说话,先回屋要紧……”

  那边小徐氏也含笑过来,“客院都已经收拾好了,热汤都备着呢……”

  见她过去说这番话,就像是这一切都是她准备的一样,林雨桐就悄悄的退一边,她刚好抽身出来跟四爷回去。

  谁知道小徐氏紧跟着又说了一句:“既然来了,就跟在自家一样。或是缺了什么短了什么,只管打发人要……”

  话一出口,林雨桐就知道要糟。

  这是老太太的庄子,老太太便是把这个给亲生闺女,谁也说不出个不字来。偏她习惯性的把对亲戚说的那一套套词给说了出来,当时老太太的脸就拉下来了。

  这金氏这么多年,连着亲娘的门都不登,这是何等倔强又固执的人。这会子听了这话,她当即就冷笑,“合着叫我们举家来投,竟是要叫我们寄人篱下。老四,你之前怎么说的?”

  四爷就赶紧道:“姑母,再没有哄您的话。镇子上的宅子已经买回来了。三进的宅子,前面带着铺面。开春再修整,您就委屈委屈,在家里陪老太太些时日。”

  金氏这才点头,看小徐氏,“这是大侄儿媳妇吧?好叫你知道,我不是那穷亲戚,且别害怕。”

  一见面,闹了个不愉快。

  老太太是真恼了,“都下去各忙各的吧,我照应着。”

  连林雨桐也一并打发了。

  林雨桐也不管,只跟着四爷回自家的院子,“其实咱们才是真正的寄人篱下。”

  四爷低声‘嘘’,先回家再说。在屋里一边洗了才一边道:“以后那边的事,叫老太太管,你少管些。这个姑太太性子实在算不得多好……”

  尤其是对两个儿媳妇,跟对仇人似得。把孙子孙女把的严严实实的……他看了一路,诸多看不顺眼的地方,不过是懒的搭理罢了。心里又谋算着不能长期在一处住着,否则是非必然不断,这才又是帮着置办宅子又是帮着置办铺面,安顿在镇子上。离的近,以老太太的身子,那是想去看闺女了,走着就能去。可只要不在一个院子住,是非就少的多。

  林雨桐表示知道了,一边给他搓背,一边跟他说家里的事。

  正说着呢,就听见屋外,金双跟谁说话。渐渐的声音大了起来,好似是大房的哪个丫头过来,听着声音熟悉。

  金双压着声音在说:“……稍微等一会子,晚些时候我会将药送过去,这会子爹在梳洗,娘在服侍,稍等一刻钟也成。”

  “大奶奶只吩咐叫我来取,说是急着用,我哪里敢耽搁。”

  林雨桐听的烦的很了,扬声道:“大爷的药,四爷待会亲自去送,叫那丫头先回去吧。”

  金双应了一声,就朝周红儿看去,原话复述了一遍,“四奶奶也吩咐下来了,我更不敢违逆。”

  四爷洗漱简单的吃了饭,真就拿了药给金伯仪送去了。

  金伯仪在家庙了,屋子里果然要暖和一些,见四爷来了,他便笑:“你回来了?路上可还顺利?”

  四爷捡了一些说了,这才正色道:“大哥,很快,我就要忙起来了。很多事要处理……要不想祖祖辈辈都在老家猫着,我们就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金伯仪面色郑重起来,他的气色好多了,天好的时候,还能在外面走走,如今是越发康健了,心态自然也就不同了。对外面的事,他的关注也不低,只不过信息来源渠道太窄太滞后而已。

  见老四主动提起这茬事,金伯仪就道:“你不会无缘无故跟我提起这事,说吧,是不是有要我帮衬的……”

  “大哥,家里得稳!”说着,就把药放在桌上,起身走了。

  金伯仪的药还有半匣子呢,下个月月底再要也来得及,这一回来还没喘口气就来送药,金伯仪手敲在匣子上,叫身边伺候的义子过来,“你去请大奶奶来。”

  这义子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是,慢慢的就退出去了。

  小徐氏可有些日子没见丈夫了,一见叫她,先就红了脸,然后换了身衣裳,重新梳头,再用热帕子把脸给擦了,抹了一层油脂……手都放在胭脂盒上了,想了想又放下。

  周红儿是个极会奉承的,忙道:“奶奶今儿冻了半日,脸色有些白。不如上点胭脂,提一提气色,省的大爷瞧见了,跟着忧心。”

  小徐氏又将手放在胭脂盒上,“这把年纪了……实在是不成体统……如今也是没办法,少不得轻狂一二……”

  收拾停当了,立马就往家庙去。

  进了门,看见男人站在屋里,在整理花架子上的兰草,顿时脸上就有了笑意:“表哥果然是康健了。”

  金伯仪回头温润一笑,“表妹来了。”

  小徐氏点头,回头在屋里瞧了一眼,就见炕桌上倒扣着一本书,像是解梦的书一般。她就凑趣,“难不成表哥做了什么好梦?”

  金伯仪点头,“梦见菩萨,只说得找个人诚心祈福,三年我身体便能康泰。”

  “哦?”小徐氏立马急切的起来,“可有言说是什么人?只要有这么个人,我便是求,也得求来。”

  金伯仪轻笑一声:“表妹这般急切的盼着我好起来?”

  当然!

  没有人比小徐氏更急切,说起来两人坐了小二十年的夫妻,可实际上打从怀上孩子,两人亲热的次数,一只手也数的过来。都说文氏守寡艰难,却不知道他何尝守的不是活寡。看着丈夫戏谑的笑脸,她脸一红,叫了一声‘表哥’,声音里还带着少女般的娇嗔和羞意。

  金伯仪垂下眼睑,“这人得属鼠,得跟我至亲至近……”

  小徐氏皱眉,“老爷太太都不属鼠……三弟和四弟……也不属鼠……二弟倒是属鼠的,可二弟早不在了……”才想说接下来就是儿子,可突然觉得不对,儿子当然不属鼠,属鼠的另有一人,便是自己。

  金伯仪却笑道:“二弟比表妹你小三个月,他私下总不肯叫你表姐,还是你嫁过来了,这倔小子才肯叫你嫂子的……”

  小徐氏皱眉:“可我不是至亲……”

  “这话傻了,至亲莫过夫妻!”金伯仪问说,“难道表妹不愿意?”

  小徐氏一愣,“自然不会不愿……只要表哥能好,要我怎么着都成。”

  “那就从明儿开始吧。”金伯仪朝边上指了指,“这里是家庙,供奉的不是佛祖菩萨。也就不能留表妹在这边了。以后,今儿回去,就在院子里设一静室,供奉一尊菩萨,安心的侍奉菩萨三年,可好?”

  小徐氏看着男人的脸,不由自主的点头。

  可扭过脸,看到边上放着的药匣子的时候,她微微变色,“刚才可是四弟来过?”

  金伯仪脸上的温和和笑意一点一点的收了,“大奶奶……你逾矩了!”

  小徐氏被这一声‘大奶奶’叫的,脸上的血色瞬间便退了,她转身一步一步的往出走,只觉得之前那句‘至亲莫过夫妻’的话是一种莫大的讽刺,至亲莫过夫妻,至疏亦是莫过夫妻。

  他哪里是要求神拜佛,分明就是要把自己关起来,叫自己少掺和外面的事。

  刚被姑太太给了个难堪,正不得劲了,他这边一叫,所有的事她都不记得了,满心满眼的都是他。可结果呢?

  他的心里有金家,就是没有她。

  他怎么忘了,当年她是如何爱慕他,哪怕是冲喜成亲,一进门就要守寡,会搭上一辈子,她也心甘情愿的嫁进来了。

  出去的那一瞬,她回头问说:“表哥,你还记得当日冲喜的情分。”

  金伯仪嘴角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眼里难得的带上了几分难堪,但良久之后,还是‘嗯’了一声。

  小徐氏等了半晌,那边再没言语。她便知道,今儿的夫妻会就这么着了。

  她不知道怎么回的院子,面对儿媳妇,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只问说:“白氏这两天没过来?”

  姚氏低声道:“被四婶禁足了。”

  小徐氏眼睛眯起来,然后说了一声知道了,就再不言语。

  姚氏追问道:“一会子老太太那边开席……素席面都备好了……”

  姑太太一家来了,这怎么着也得认亲吧。

  小徐氏摇头:“去叫人去老爷那里取一尊菩萨像,拿回来供奉着吧。”

  老爷的练手之作,实在说不上多好。而且,这菩萨是要请的,取回来是个什么说法,大不敬呀。

  小徐氏像是不知道自己的失言一眼,只道:“去安排吧。”

  姚氏到底不敢违拗,她也以为是小徐氏被姑太太给了个难堪,所以才如此躲了的。她想劝一句,说这么着越发的叫老太太不高兴,但看看姨妈煞白的脸色,她到底是把话给咽下去了。

  这边正准备开席,却不知道正有一人带着随从,一路打听一路寻,终于,在这一日,找到了镇子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