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运动为王

第519章 515. 围裙妈妈

运动为王 黑米锅巴 8634 2019-10-24 14: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运动为王 八九中文(www.txt89.com)”查找最新章节!

  另一边,王博文舍弃了一切后,回到了幸福小区。

  这个小区正是博文集团地产部开发的高档别墅小区,当初送给张依依的别墅也就在这里。

  舍弃一切后,王博文发现舍不掉曾经的初恋,在张依依的强烈希望下,王博文来到了她家隔壁居住。

  王博文回到住所已经是晚上,还没来得及收拾房间便接到了张依依的电话。

  “博文,你真的搬过来了吗?我刚刚看到隔壁的别墅开了灯!”

  “对,是我,我搬过来了!”

  “你等等,我叫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过来帮忙!”

  小头爸爸是郭山,大头儿子是张依依的儿子,这些年她们家庭里每个人都有一个可爱的外号,包括张依依本人,她被安上了围裙妈妈的外号!

  “那就麻烦你们了!”

  王博文本来不想麻烦别人的,但是看到硕大的房间,还没开始整理就头痛了!

  没等两分钟,张依依一家人就出现在王博文家门口。

  张依依生孩子的时候年轻,产后恢复的很好,只比以往多了些肉,但身材整体看起来更加丰满,几年过去,还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

  郭山,他的头还是那么小,高高的个子和脑袋很不搭配,不过他的变化也很大,原本还有些棱角的脸,如今变得十分和善,至少从表面上看,是个慈父。

  这两人身后,高不及腰身的小孩便是大头儿子了,其实他的头也算正常,只不过和他老爸比起来,的确称得上大头儿子。

  “大头儿子,快叫王叔叔,这是我们新搬来的邻居!”郭山把大头儿子推到跟前。

  大头儿子今年6岁,眼珠子贼水灵,是个有灵性的娃,只见他嘟着嘴叫嚷着:“这么晚了,我要睡觉,我要睡觉!”

  张依依脸一黑,说道:“大头儿子,白天才犯了错,皮子又痒了?”

  大头儿子脖子缩了缩,显然很怕围裙妈妈。

  “小头爸爸~我好困呀!”

  郭山蹲下来,耐心的说道:“大头儿子,你困了,别人是不是也困呀,你王叔叔刚搬来,如果今天收拾不好他就睡不了,我们也要考虑别人,对不对?”

  大头儿子想了想说道:“那她可以去我家里睡呀,我家那么宽,我们明天再来收拾,好不好,好不好嘛,小头爸爸!”

  张依依听到儿子的建议没有反对,郭山很抱歉的对王博文说道:“大头儿子实在太困了,要不我们明天来,王总,你今晚在我家将就将就!”

  王博文摇头道:“算了吧,我自己收拾,不行的话我就睡沙发上。”

  毕竟是别墅区,里面不可能很脏,如果不讲究的话,地板都可以睡。

  这时,大头儿子走了过来,拉住王博文的手,很大方的说道:“王叔叔,走吧走吧,不然围裙妈妈要生气了!”

  一家人盛情难却,王博文也只得去他们家里做客。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大头儿子还在长身体,需要早睡,便先进了卧室。

  不过刚进卧室就听到大头儿子的叫声:“小头爸爸,我要听故事,我睡不着!”

  郭山只得进儿子房间,给他讲故事。

  张依依把王博文带到客卧,简单介绍了几句便去洗澡了。

  王博文看到张依依一家温馨美满的样子,很羡慕,简单洗漱了完了,回到房间还看到一只小狗。

  也不咬人也不叫,宠物小狗,王博文把它提出了房间关门准备休息。

  刚躺下没两分钟便听到轻微的敲门,王博文开门后,看到张依依一身半透明的睡衣,娇羞地站在门外,手里还抱着被子。

  “那个……博文,我怕你冷,给你又找了一床被子。”

  “你不冷吗?”

  “我不冷,郭山给大头儿子讲故事,讲睡着了……”

  王博文不知道张依依说郭山睡着了有什么用意,回答道:“哦哦,谢谢,快回去吧,你穿这么薄,别冻着了!”

  “嗯!”

  红着脸把手中的被子交给王博文后,张依依便走了。

  她的心跳很快,不管怎么说王博文是她的初恋,和她曾经有过幸福的回忆,最关键的是,王博文很帅,即使三十多了,魅力不减当年。

  只可惜,王博文太木纳了,这么明显的暗示都听不出来!

  漫漫长夜,王博文睡得很香,被子很暖和,还有股淡淡的香味。

  张依依辗转反侧,闭上眼睛,回忆中全是王博文的模样,夜很冷,丈夫被儿子占了,她只能紧紧抱住被子。

  第二天一大早,郭山早早起来吃早饭,准备去公司上班了,这几年的奋斗,让他技能和能力渐渐提升上来,然后他的薪资没有变,因为当初王博文给他开的初始工资太高了!

  一个月十万,即使是如今的他,能力也还没有匹配上这个工资。

  这也是为什么郭山默认张依依和王博文的联系,甚至对于王博文搬过来住也是他怂恿妻子的。

  一个心里有小心思,一个本身也愿意,加上王博文对张依依的念想,这件事很轻易就实现了。

  郭山想的很好,成为邻居后,两人的关系肯定会更亲近,到时候王博文高兴了,提拔他一下,那么他的工资肯定会涨上去的。

  现如今,房价在博文集团的推动下,越涨越高,郭山的父母的欠债还没还清,现在连套房子都没有。大头儿子马上读小学了,各种兴趣班辅导班花销剧增。张依依年龄增大,各种化妆保养护肤的东西也越来越贵。郭山压力山大!

  “围裙妈妈,王博文那里就靠你了,多说说我好话!”

  “知道啦,快去上班吧,王博文有我看着呢!”

  郭山走后,大约又过了两个小时,王博文这才睡醒。

  穿好衣服,推开房门,一阵香气飘来!

  张依依已经把饭做好了!

  “博文,你醒了,快来吃饭!”今天的张依依穿了一套包臀裙,格外显身材,要不是围裙挡着,将会更加妩媚动人,“大头儿子,快去给王叔叔盛碗稀饭!”

  王博文盯着桌子上的美食赞扬道:“哇,真香!”

  张依依发现王博文尽然没有多看他两眼,有些小生气,要知道,郭山走后,她又花了一个半小时化妆打扮!

  张依依坐下后,脱去了围裙,反倒是大头儿子叫道:“哇,妈妈,你今天怎么不穿围裙了!”

  王博文补充道:“对呀,你看你光着个腿,别冷着呢!”

  “不冷,起床就在做家务呢,还挺热的!”

  早餐开动。

  大头儿子才吃了两口,便叫道:“围裙妈妈,我要吃包子!”

  “没有包子,只有稀饭馒头!”张依依的腿在桌下勾了勾王博文,狂抛媚眼,“吃的惯吗?”

  “恩,好吃!”

  王博文没有理会桌下的动静,倒是真的只是吃。

  稀饭的米粒开花,粥的粘稠度也刚刚好,隐约中,还有一股微微的肉香,做饭一直是张依依的一绝活,王博文也有好几年没有品尝过她的手艺了!

  于是整个早餐就在一个万种风情,一个不解风情,还有一个抱怨连天中度过。

  吃过早餐,张依依带着大头儿子,一起来到王博文住宅里,帮他收拾家务。

  半个小时后,张依依把大头儿子赶了回去,这个小家伙,没有了小头爸爸的管教,调皮的很,帮忙只会帮倒忙!

  整整花了一天时间,王博文和张依依才收拾完整个别墅。

  不是他俩太慢,实在是别墅太大了,张依依本来还想和王博文再续说一下前缘,但是实在没有精力了!

  看着时间,郭山快下班回来了,张依依便回去换衣洗澡做饭了!

  晚上八点,郭山和大头儿子又来敲门,王邀请共进晚餐,王博文没多想,便去了。

  餐桌上,郭山不断地给王博文劝酒,张依依不断给王博文夹菜,大头儿子不断上串下跳!

  晚餐结束,郭山喝倒了,王博文满脸通红,世界有点旋转。

  张依依看着已经喝倒的郭山,心中暗骂没用的东西!

  “大头儿子,你照顾你爸!”

  “不嘛不嘛,我要看葫芦娃!”大头儿子拿着遥控器,准备看电视。

  “明天不给你买热狗了!”张依依威胁道。

  “我不喜欢围裙妈妈!”大头儿子嘟着嘴。

  “那就把小头爸爸叫醒,让他带你玩!”

  郭山起码喝了半斤白酒,张依依知道他的酒量,已经严重超标了,根本不可能叫醒!

  大头儿子忙活半天,又是捂耳朵叫,又是用小手捶,甚至压胸口了,可惜都用。

  大头儿子没有了小头爸爸的靠山,只得老老实实的和妈妈一起把爸爸扶回房间。

  “就在楼下玩,别下来了!”张依依叮嘱了大头儿子一声,便下楼到饭厅“照顾”王博文了。

  今天张依依他们一家的计划是,让郭山把王博文灌醉,然后郭山再请求王博文给他说句好话,然后加薪升职什么的,可没想到,王博文酒量太大了!

  郭山超量陪喝了半斤,王博文也喝了一斤多,但是他还有战斗力。

  “博文,来喝一杯醒酒茶!”张依依端来一杯水。

  王博文一饮而下,没有什么感觉:“怎么像白开水!”

  “是你喝多了,舌头都麻木了!”

  张依依当然不希望王博文这么早就醒,所以给他的的确是白开水。

  “哦,那我休息一会就走!”王博文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我陪你!”张依依立马贴了上去。

  “你不洗碗吗?”

  “洗碗好累,人家手臂酸痛,帮我揉柔嘛!”

  王博文虽然醉,但是潜意识里知道自己是成功高端顶级人士,哪有伺候别人的时候,说道:“我才不给你揉,不是有洗碗机吗?”

  张依依气的想骂人,难道要她脱光了扑上去,这个憨子才懂自己的意思吗?

  张依依深吸了一口说道:“小头爸爸工资都不够我们一家三口日常开销,哪有钱买洗碗机?”

  “洗碗机都买不起?”王博文摸出手机,“我给你买!”

  只见王博文打开手机购物平台,虚着眼,好不容易打了“洗碗机”三个字,然后把手机递给张依依:“自己选!”

  “唉!”张依依再次叹了一口气,她刚刚表达的中心思想是小头爸爸工资低,谁缺那一台洗碗机了!

  不过张依依还是接过手机,看着琳琅满目的洗碗机,选择了一款最贵的。

  “博文,支付密码是多少?”

  王博文想了想:“密码不记得了,用……用指纹吧!”

  说着,伸手用指纹支付了!

  支付之后,张依依惊呆了!

  王博文的手机只来了一条短信,上面只说消费了多少,没有说余额,最关键的是上面有“无限透支卡”的字样!

  张依依灵机一动,娇声说道:“博文,我能再买一些个人物品吗?”

  王博文处于半睡半醒之间,迷糊说道:“买,随便买!”

  张依依听到这句话,哪里还忍的了,憋了这么多年的购买欲一下迸发出来。

  退出洗碗机界面,立马进入包包,香水,化妆品的界面……

  一个晚上,张依依整夜没有睡觉,一半时间在疯狂的购物,一半时间在全面仔细地删除购买记录和消费短信。

  只要银行卡上不显示余额,再加上没有了短信记录,和购买记录,张依依觉得天衣无缝。

  第二天一早,郭山醒来,发现妻子不在身边,一个翻身就起来了!

  “糟了,误了大事!”

  穿上拖鞋,郭山来到主卧室,张依依不在,郭山心里一惊,又来到饭厅,桌子上的碗还没有洗,在去到客厅。

  入眼便是张依依和王博文,两人均睡在沙发上,郭山眼睛差点红了,不过仔细看到王博文衣衫整齐,反倒是张依依领口有些松散,不过也在理解范围之内,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吧!

  “小头爸爸,我饿了!”

  大头儿子的声音从楼上响起,张依依也被惊醒了,睁开眼就看到郭山站在面前,条件反射的紧张起来,连忙整理了衣衫,又想起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便又镇定下来!

  “一会说,我去做早饭!”

  王博文还在睡,估计也快醒了,张依依赶紧往厨房走。

  张依依前脚刚进入厨房,郭山后脚便跟了进去,还把厨房门给反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