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全球修真

第23章 有意插柳柳成荫

全球修真 宁世久 7285 2019-08-28 16:44

  请新老用户记住书包网最新网址:www.xtxtrar.com
魏听荷听到她的直播玉简发出了叮咚一声。

  那一瞬间,她差点想把直播玉简抢回去。毕竟,大部分会给小荷才露尖尖角这个账号发私信的人,都是她现实或网上的友人。

  闺蜜间的私密对话怎么能让长辈看见呢?叔伯祖对她可是非常严厉的,要是让他知道她经常和闺蜜一起逃掉外岛课程出门钓凯子什么的,今天她屁股就要开花。

  这样脑补的魏听荷战战栗栗,想抢而不敢抢。却没想到,一脸阴沉的苍苍子看完私信后,竟然愣住数个呼吸,然后,那张云梦泽大世界女修们私下排名能排上前三的脸的表情,慢慢没有那么紧绷了,嘴角也上翘,甚至勾勒出一个不属于嘲讽的温柔弧度。

  仿佛一阵风拨开厚厚雨云,清澈的日光洒在海面上。

  魏听荷不由屏住了呼吸,完全忘记了直播玉简这回事。

  苍苍子持直播玉简在手,看着鹰不泊发来的那句话,第一次明白了心花怒放的滋味。

  明明是个才认识一天的人……明明根本没有见过面……

  苍苍子明白,他和鹰不泊之间说“喜爱”太早,鹰不泊恐怕对他这个私信好友没什么感觉,而他对鹰不泊,只有建立在需要上的执着。

  求道之人,情缘大多浅淡。苍苍子会尽力去爱那个人,保护那个人,绝不背叛。但他能做的事只有这些,七情六欲,有时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那也没关系,道侣道侣,是求道上的伴侣,道在先,侣在后,而非其他。

  苍苍子原本是这么想的,一直到看到鹰不泊发来的这句话。

  【小荷才露尖尖角:你认识……东皇岛主?】

  【鹰不泊:我看过东皇岛主的直播。】

  【鹰不泊:我对他……一见钟情。】

  【小荷才露尖尖角:所以,你喜欢他。】

  【鹰不泊:嗯……】

  【鹰不泊:东皇岛主何等地位,恐怕喜欢不上我。】

  【鹰不泊:但这与我喜欢他并无干系,当初直播中一见,至今我依然恋恋不忘。】

  【鹰不泊:仙子,我晓得你的意思,但性取向这东西是天生的,你是个好女子,我不能耽搁你,更不能欺骗自己。】

  【鹰不泊:实在抱歉。】

  【鹰不泊:如果你尴尬,以后我们就别联系了吧。】

  脑子里晕乎乎的苍苍子看到最后一句话,猛地清醒过来。

  他下意识想告诉鹰不泊自己就是苍苍子,没想到对面紧跟着又发来一条私信。

  小荷才露尖尖角的个人资料上,地址写的云梦泽大世界。应泊可不希望自己的“痴情”传到东皇岛主苍苍子耳中,用借口把小荷才露尖尖角打懵,他立刻开始补救。

  【鹰不泊:不过,希望你别到处宣扬这件事。我不在意别人如何看待我,但我不希望玷污他的清白。】

  ……我很希望被你玷污啊!苍苍子想。

  但这句话的确让他冷静下来了,他犹豫许久,回私信。

  【小荷才露尖尖角:……】

  【小荷才露尖尖角:你放心,我不会到处乱说的。】

  苍苍子清醒过来的脑子终于能好好想想目前的状况。

  鹰不泊喜欢他,却不愿别人甚至苍苍子本人知道,这其实……这应该是,害羞吧。

  他和鹰不泊用私信交流了一天多,虽然对方掩饰很好,但一些信息还是能从言语中透露出来。后面鹰不泊的友人无意间透露的东西更多。

  苍苍子知道,鹰不泊和鹰不泊友人都是最近偶然获得机缘,而鹰不泊虽然没有师长在一旁指点,依然顺利入了门。

  他所在的大世界,并非云梦泽这样修真资源丰富的大世界。修士很少,修为高深的人也少。故而鹰不泊这样根骨极优又是通明之体的人才会到了成年才得到道缘。

  红尘滚滚,那个人已经在其中走过一遭。才会摸出这种滴水不漏、面面俱到的性子。

  这样一个人却因为他而害羞……

  甚是可爱,苍苍子想。

  可是,如果他说破身份,鹰不泊会很尴尬。

  这件事得从长计议,找一个妥当的好时机。

  他想了想,发过去一句话。

  【小荷才露尖尖角:但你我性格投缘,就算当不成道侣,也能做朋友吧。】

  以为已经没事的应泊:“……”

  这位小荷仙子依然不放弃她的图谋,真是锲而不舍。

  没关系,她想继续,他奉陪。

  【鹰不泊:嗯^_^】

  【鹰不泊:啊,修炼的时候到了。】

  【鹰不泊:明天聊。】

  【小荷才露尖尖角:嗯,持之以恒,水能穿石,明儿见。】

  苍苍子放下直播玉简。

  他抬头一看,发现魏听荷躲出很远。

  “叔叔、叔伯祖,”魏听荷从柱子后探出头,颤抖地问,“您今儿心情很好?”

  “嗯,心情很好。”苍苍子说,如果阎喆在这里,大概会发现苍苍子脸上的笑容同那夜应泊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的温柔笑容如出一辙,“择日不如撞日,走吧,去见见咱们那位老祖宗。”

  魏听荷先是莫名其妙,接着,看到苍苍子取出一物,不禁颤抖得更厉害了。

  喂,叔伯祖!

  如果只是去见见人,根本不用把东皇岛镇岛之宝乾坤镜拿出来吧!

  ——

  云梦泽大世界,即将随东皇岛岛主擅离大封印掀起的腥风血雨应泊暂且不知。这两天里,他依然如前一个星期一般,沉稳地修炼,以及收集信息。

  阎喆也开始修行他的剑修外道,没有用小荷才露尖尖角找来的功法,而是应泊在朝夕直播上找到的功法,叫什么《金光凝-沃野大世界七贤历三千五百二十八年三月版》。

  能直接挂在朝夕直播上的心法只可能是修真界里的大路货,但现在,应泊和小荷才露尖尖角的交流谨慎得不能再谨慎,他是万万不敢把阎喆的性命前途托付在她手上。

  好在大路货这种东西又是简单的同义词,人民警察阎喆同志在空闲的周末成功入了门,如今已经把修为稳定在炼炁一阶。

  应泊只在开始的时候为他护法了一次,后来就没有再管了。

  阎喆好歹是个成年人,没有智力上的缺陷,并不需要应泊一直在旁边盯着。

  更何况应泊也没有那个空闲一直在旁边盯他,三天之约已到,是董相林接他去竹城的时候了。

  竹城是湘府的下级市,坐高铁的话,距离星城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董德彪的老家并非竹城市中,而是竹城下面的一个县,县下面的一个村。

  某种意义上,这位大老板也算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了。

  董德彪这只飞出去的凤凰对鸡窝……不,是对故乡很好,这些年里,出钱修了几条路几座桥不说,县里的一些标志性建筑也和他有关系。如今他家中老父病逝,扶灵归乡,虽然国家推行火葬,但县政府看在他是埋在下面村子里,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过了。

  村干部对这件事更没有意见,他们村的人死后本来就是实行土葬的。董德彪的老父要埋在这里,对他们来说还是好事。

  如果没有出小潇山上这件邪事的话。

  应泊一出高铁站,就被董相林的手下给接上了轿车。轿车没多久便从市中开出,经过马路过了县城,又驶入一条通往村子的狭窄水泥路。同时,和应泊一起坐在后座的董相林递给应泊一份文件。

  接过文件时,应泊不引人注目地打量了这位董家二少爷兼姨太太生下的私生子一眼。

  董相林和董大少长得不像。当然,以董大少那种满脸肥肉眼睛都看不清楚的长法,只会和他的同类胖子长得像。不过,当这一对兄弟站在一起后,哪怕董大少体积更大,那种强烈的对比依然会把绝大多数的视线吸引到董相林身上。

  他相貌并不是非常引人注目,至少和应泊没得比,五官非常寡淡,但气质温和——至少表面温和——又注意外表,审美高,有钱装扮,因此加了不少分,能吸引许多桃花。

  但一个温和的人是做不出把自家同父异母兄长完全踩到脚底下这件事的,甚至请应泊,也是为了气到董大少。

  好吧,这至少是考量之一。

  应泊最喜欢和这种衣冠禽兽打交道了,因为他也是一只衣冠禽兽,晓得怎么对付它们。

  这样想着,他对董相林笑了笑,接过他递来的文件,没多说话,十分认真地看了起来。

  董相林递来的文件,前几页都是关于小潇山的资料。从地形图、普通地图,到卫星从太空角度拍摄的小潇山,从小潇山的历史、传说,到埋葬其上的各路名人,甚至有之前那些风水先生提出的观点和解决方案,他们选出的阴宅……全部做了标注,比应泊这三天自己搜集的详细更多。

  这样的合作伙伴实在叫人省心。

  应泊看完了资料,把文件放在腿上。

  “关于呢单野,”他问,“董生有乜嘢要求?”

  “让爷爷入土为安,”听得懂香港话的董相林略带悲伤地笑了笑,“他老人家过去一直待我很好。”

  说完这一句,他停顿一下平缓情绪,接着道:“为了这件事,我父亲已经很多天没有睡好觉。而且,这件事还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流言,集团的业绩受到了一些影响,希望鹰先生能尽快解决。”

  应泊点点头。

  这些流言他也打听过,内容千奇百怪,本质却是一样。说董德彪为了发家干了许多缺德事,挖过人祖坟,所以如今他自己老父要下葬,过去的怨魂就来报复他了。

  董家的生意比上一季度下滑了一些,难怪董德彪会如此焦头烂额。

  一开始他请的还是看风水的先生,如今已经开始请捉妖的奇人。

  过去应泊恐怕会不以为意,但现在,他也算个奇人了,怎么会不把妖邪放在眼里?

  这一次过来只看看情况,应泊心里做好打算。反正被请来的不止他一个,到时候低调些就行。

  轿车行驶的这条水泥路越来越窄。

  尽头处,乃是一个停车坪广场,广场尽头有一条青岩石阶,向后没入潇潇竹林,洋房模样的董家老宅,就从山半腰伸出雪白一角。

  水泥坪上停了好几辆轿车,显然其他人比他们倒得更早。

  应泊还没打开车门,就听到了董大少的声音。

  “爸!你放心好了!”他说,“这回我请来了真正的大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